您的位置:

首页>学生校园>沦爲玩物的美丽辅导员方芳

沦爲玩物的美丽辅导员方芳

上大学时有个美丽的辅导员叫方芳。她简直是我们整个系、或者说是整个年级,甚至是整个学校的梦中情人。今天在看a片的时候看到美丽的女主角那潮红的脸颊,使我不由的想起了方芳。点上一支烟,回忆我美好的大学生涯,回忆在我胯下承欢的方芳。
  先从开学的时候说起吧,我,阿凯。一个19岁的大男孩背着简单的行李,独自踏上了南下的列车。憧憬着美好的大学生涯。好大的学校啊,据说占地面积数十万平方米。道路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的。由于我是新生报到的前一天去的,接待的人还没有。于是,可怜的我迷路了。这时,迎面袭来一股香气,一个美丽的女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身高160cm,体重约有42、43kg.三围据我目测有36、24、32的样子,眼睛大大的,嘴唇小小的很性感,鼻子微微有点翘,皮肤很白皙。头发微烫披在身后。穿着白色的吊带衫,同样一件白色的披肩。下身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裙,还没过膝盖,黑色丝袜,脚蹬一双黑色高跟凉鞋,鞋带在脚腕处绕着。人间尤物啊,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。傻傻了看着美女从我身边经过,居然忘了问下路。突然,我的右臂处传来了一股沖击力,一个人往我身上走啊。“喂,你走路不看人的啊”。我看着这兄弟说道,发现他的眼睛根本不在看我。我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。原来这兄弟正望着刚从我身边经过的那个美女。唉,上高中时人家都说我是色癡,这兄弟比我还癡啊。“喂,喂,别看了,你都要走到我身上了”这兄弟终于回过神来,“咕噜”的吞了口口水。“啊,不好意思啊,你知道新生报到处在哪吗?”“我也是新生,今天刚来的”“哦,刚才我找了好一会,学校里就没人,只碰到一个美女光顾上看了,忘记问了。算了,明天在来吧,你吃饭了吗?刚才我碰到你了,请你吃饭。”在饭桌上,我认识了上大学的第一个朋友——阿伟。


吃过饭后,同是外地的我们没有去处,再加上旅途的劳累,我和阿伟就就近找了个宾馆住了,在聊天中,才真正体会到我和阿伟真是色味相投。对于性爱的狂热追求,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  开学了,我意外的发现阿伟居然和我在一个系一个班,西方来自成人综合色站 而那个美丽的女孩,居然是我们的辅导员,叫方芳。23岁刚大学毕业的。怪不得在第一次碰到的时候我把她当学生看呢。分宿舍的时候我和阿伟都报了二人间。顺理成章的我们住在了一起。美丽的大学生活开始了。上网,喝酒,周末出去找妹妹成了我和阿伟的必修课。青春在放纵着,科也同样在挂着。我俩是万千大学学子的一个缩影,当然,要是那件事没发生的话。
  一天,我和阿伟在宿舍继续着我们的魔兽事业。工会开荒,上课不是不想去,是真的没时间啊。不巧的是,遇上了校领导检查出勤情况,我俩就榜上有名了。晚自习下后,方芳来宿舍找我和阿伟。听着外面的敲门声。我俩赶快把电脑关了。满脸堆笑的去开门。方芳看起来更迷人了。白色的t-shit,米色的短裙,没穿丝袜,穿着拖鞋。头发湿漉漉的。应该是刚洗完澡。我不由的又咽了口口水。“阿凯,阿伟,你们今天爲什麽没上课?”从方芳迷人小嘴里吐出的话都是那麽的好听。我看到她的牙是传说中的贝齿,小心的,白白的,闪着珍珠般的光泽。上帝啊,你爲什麽把女人中最美好的东西都给了方芳啊。“我,我,我们生病了。”阿伟说道。“生什麽病了?”方芳的大眼睛中充满了疑惑,像是日本动漫片中天真的妹妹。“头疼,发烧。”我一手捂着头,偷偷的看着方芳的反应。“我摸摸看。”柔若无骨的小手摸向了我的额头“不烧啊,你们骗我。”方芳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点愤怒。我们没有营养的谎言被很轻松的揭穿了。这时,正好刮来了一阵风。“嘭”的一声宿舍门关了。我也不知是怎麽想的,看着眼前的大美人,色从心中起,胆在脑上升。一把把方芳压到了床上。“阿伟,还等什麽。你不是天天晚上都想着方芳麽。”阿伟听了我的话,一下跳到床上。坐到方芳身上,用手捂住了她的嘴。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道:“穿这麽性感晚上来找我俩,是不是想被我们干啊。”我死死的按着方芳的大腿。方芳不停的在挣扎。这样不行啊,腾不出手来什麽也做不成的。转念一想a片中经常出现的威胁场面,我便从抽屉里拿出珍藏的藏刀,在方芳眼前比划了几下。“你最好老实点,要不,我手一抖把脸划花了可不好。”方芳有些害怕了。挣扎不是那麽厉害了。我一手拿着刀,另一只手在方芳光滑的大腿上游弋着。阿伟呢,一手捂着方芳的嘴,另一只手摸向了高耸了乳峰。阿伟的大手左捏捏,右捏捏。方芳那一对36d来自成人综合色站 而的豪乳在不停的被大手变换着形状。我的手也不停的在左右两个大腿内侧打着圈。方芳的脸开始红了。鼻子的喘气也粗了起来。“骚货,才这麽几下就动情了啊。”阿伟毫不客气的说道。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。我看时机差不多成熟。刀一扔,双手把方芳的米色短裙翻了上去。“哇,小熊维尼啊,真性感。”小熊维尼的小裤裤更刺激着我的神经。隔着内裤,揉着方芳饱满的阴户。此时阿伟已经将方芳的t-shit脱了下来。粉色的胸罩扔到了一边,也不按方芳的嘴了。一手捏着那柔软的乳房,嘴巴又噙着另一只,方芳的乳头在阿伟的挑拨下挺立了起来。嘴里“嗯、嗯”的。白色的小裤裤上淫水都渗了出来。听着阿伟“啧啧”的吸乳头的声音,我一把拉下了方芳的内裤。好漂亮的阴户啊,阴唇微微凸起,一根毛都没有。天生白虎我还是第一次见。受不了刺激了。一头扑向了方芳的下体,细细品味着方芳诱人的花园。手慢慢的拨开阴唇,里面的嫩肉是粉色的。阴道口粘稠的液体缓缓的往外流。我的舌头舔着方芳凸起的小豆豆。方芳的喘气声更粗了,夹杂着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。突然,方芳开始了挣扎。不用我说,阿伟放开了百玩不厌的乳房,死死的按住了方芳,也捂住了她的嘴。而我,双手紧紧的箍住方芳光滑的大腿,舌头仍在攻击着那娇嫩的小豆豆。方芳的挣扎愈加激烈,手使劲的把我的头往外推,脸涨的通红。我舌头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。猛的,方芳的身体颤抖了几下,一股暖流经过了我的下巴。来自成人综合色站 而居然这样被我和阿伟搞到了高潮。